禅城老街:寻找佛山这座“万亿俱乐部”城市的最初

广东佛山,2020年GDP排名全国第17位,也是“万亿GDP城市俱乐部”的一员。
在这座工业强市里,顺德区和南海区名气最大,禅城区少了几分网红特质,并不为人所熟知。可若想探访佛山的最初,禅城区就是最重要的选择。
佛山“肇迹于晋,得名于唐”,北宋时期已发展为商贾云集、工商业发达的岭南重镇,与湖北汉口镇、江西景德镇和河南朱仙镇并称中国“四大名镇”。
禅城自唐代以来一直是佛山的行政、经济和文化中心。明清时期,禅城是中国南方最大的商品集散中心,被列为全国“四大聚”(北京、佛山、苏州、汉口)之一。
禅城老城改造曾被视为典范,它以祖庙为核心,打造了“岭南天地”这一兼具传统与时尚的街区。不过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见到老街区最初的模样,而不是商业化和网红化。如今的禅城,仍保留着大量这样的老街区。
快子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像过年一样
探访禅城老街区的第一站,我选择了快子路。
快子路不长,大概只有三百米,街道也不宽,道路呈弓形。它两侧遍布骑楼,其中茂隆酒庄、莘葵里门楼和侨联俱乐部等旧址都被列为历史建筑。

茂隆酒庄旧址 本文图均为 叶克飞 摄

但若仅是如此,快子街不会成为我的第一站,毕竟南粤骑楼街数不胜数。它的最大卖点,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像过年一样。
一走入快子路,便是红彤彤一片。这条佛山最出名的“挥春街”,每逢春节,骑楼下都会有一个个春联摊档。久而久之,即使是平日里,街边也常驻多个“写字”(南粤对写对联等的统称)摊位。
快子路最初可不是挥春街。1949年前,它遍布手工作坊,以锻造铁锅、铜器和制作筷子为主。也正因此,许多人都会将之写为“筷子路”。
但佛山人明显喜欢“快子”多于“筷子”。老佛山有个习俗,迎新娘的花轿会沿着禅城那些吉祥路名的路走上一圈,快子路必不可少,取其“快快生子”之意。或许也正因为这份中国传统注重的喜气,快子路才慢慢转型为挥春街。
虽然我到访时并非年关,但快子路摊档的“大字”仍是一派喜气。写字者也与时俱进,贴出不少网络组合字,如“鸿运当头”、“财运亨通”和“如意吉祥”等合为一字。当然也少不了南粤本土特色,比如“掂过碌蔗”(本意指比甘蔗还要直,引申为事事顺利)。
因为写大字的摊档太多,其他行业也都得“抱大腿”。街边两栋楼之间的夹角位置,一道铁闸上方是“写大字卖头盔档”,写字和卖摩托车头盔,到底哪个是主业?可真是难分清。

写大字卖头盔档的招牌特别显眼

写字摊档多半选择骑楼下的过道营业,以躲避南粤的大太阳。骑楼墙身斑驳,间中还有旧时红纸贴了一层又一层后留下的沧桑印记,或是为了保护墙壁,如今的摊档已经不再往墙上贴字,而是先钉木板,然后将红纸贴于木板上。
摊档主人多半是老人,却并不孤单,几乎每个摊档都有两人以上在聊天,大家熟门熟路,将摆摊变成一种日常消遣。
快子路上的骑楼各有来历。一栋黄墙洋楼,二楼阳台已被砖块和铁皮封死,是众义国术体育馆旧址。佛山以黄飞鸿的无影脚闻名,也是咏春拳的发源地,向有武风,当年不乏这类国术馆。
楼高三层、有琉璃瓦与方形凉亭,风格中西合璧,兼具岭南灰雕与罗马柱的草药堂“叶生生堂”,建于上世纪30年代,主人是出身草药世家的叶祖荫,在佛山颇有名气。
位于快子路43号的“茂隆酒庄”旧址,是快子路保存最好的骑楼之一。顶端山花十分精美,可惜山花下方的“茂隆老酒庄”招牌字迹已经模糊难辨。茂隆酒庄是佛山酿酒业老字号,养猪、蒸酒一条龙,是清代以来佛山最知名的酿酒作坊之一。可惜如今一楼已是一间电子电器组件行,二楼的斑驳外墙上也被榕树侵蚀,枝叶撑开墙身。
不过快子街走出的最知名商号,如今已寻不到痕迹,那便是“朱义盛号”。年少时看港剧,常可听到“猪耳绳”一词。粤港澳以外的朋友对这个词肯定一头雾水,其实它代指廉价材质制作的仿首饰。
更少人知道的是“猪耳绳”的来历,它其实是“朱义盛”演化而来。1842年,佛山一位首饰技工朱义盛,发明以紫铜镀金制成金饰的方法,在快子街开设“朱义盛号”镀金首饰店,生意红火。于是,南粤便开始以“朱义盛”指代仿真首饰,直至今天。只是在香港等地,这个词慢慢演变为“猪耳绳”,也让人忘记了朱义盛其人。
两座教堂与一座祠堂
离开快子路,向祖庙方向前行,两三分钟便可见到路边的基督教赉恩堂。这栋三层红砖建筑的外立面相当简洁,哥特式门窗窄而高耸,山墙上有十字架,顶端居然是中式的绿瓦亭式顶,中西合璧的风格体现了当时的文化交融。
赉恩堂建于1923年,占地约500平方米,由当时在佛山传教的基督教美国修女所倡建。

赉恩堂

老佛山人往往称赉恩堂为“莲花礼拜堂”,因为它地处莲花社区。莲花社区包括旧时禅城的福贤里、莲花地、涌边坊和低街等街巷,始建于1932年。大路边的赉恩堂是莲花巷口的“把关者”,身后的莲花巷仍维持着旧时模样。房舍多半是传统岭南大屋,青砖墙配木制小窗。旧时的趟栊门随处可见,也有不少人家将旧门拆除,改为安全系数更高的现代铁门。
莲花社区外的大路,有福禄路、永安路和福贤路等。岭南天地的模式正在向外延伸,福贤路首当其冲。相比过分光鲜的福贤路,我更喜欢与之相接的福宁路,我想寻访的另一座教堂也在这里。
位于福宁路洪安里2号的圣母无原罪堂藏于一片居民区里,占地413平方米,建筑面积1212平方米。白色墙身的教堂,外立面简洁,顶端十字架高耸,火焰花窗向上延伸。教堂经过重新修建,粉刷一新,一眼看上去居然有点失真,带着股影视城风。正门旁边一角的石碑上,有建于光绪十二年(1886年)的字样。
圣母无原罪堂始创于清咸丰八年(1858年),由澳门教区神父陈仿贤在佛山彩阳堂创办,1886年迁至现址。1998年因过于陈旧而拆除重建,1999年落成。
它的光鲜与外面的福宁路恰成反比,整条福宁路都保持着旧时古朴模样。两侧建筑中西合璧,有西式山花搭配中式青砖,建筑顶端正中的字样多半已模糊不清,只知旧时都是繁盛商号。
最让我感慨的一个场景是在一栋老建筑前,建筑原本是青砖砌成,想必是因为年月太久,曾经修葺,二层大面积改用红砖,窗户被铁皮遮蔽,一楼临街窗户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楼前路边是一辆黄色跑车,与残旧建筑和“拆”字形成巨大反差。
福宁路上最寂静的角落当属街口的兆祥公园,园内古树参天,十分宁静。公园一角是绵延青砖墙,正是兆祥黄公祠。黄兆祥即黄大年,兆祥是其字。祠堂于1905年动工,1920年落成。

黄公祠

黄大年是中成药“黄祥华如意油”创始人,在佛山地区赫赫有名。清咸丰年间,他始创“黄祥华如意油”,火爆华南乃至南洋。也正是依靠如意油,黄家成为佛山首富。
占地2000平方米的祠堂是典型的三进院落。它一度年久失修,内部损坏严重。近年经过重新规划,修缮一新后成为粤剧博物馆。因为建筑保护与地方文化传承相结合,祠堂建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2005年“联合国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荣誉奖”。
两座教堂与一座祠堂,在禅城的老街区里串成一条旧日隐线,展示着这座城市曾经的东西文化碰撞。
新安街:400年古庙供奉的居然是尉迟敬德
在福宁路上游荡,一转头就见到一座新建的牌坊,上写“新安街”三字。一条巷道蜿蜒,红砖青砖交错。
作为禅城重要的历史文化街区,新安街隐于闹市,自顾自清静。中午时分行于其间,见不到路人,只是偶尔听到民宅中传来的电视声音。
沿新安街一路前行,便可见到其地标——400年历史的国公古庙。国公古庙又称鄂国公庙,始建于明代,清代多次修葺扩建。现存山门、香亭及大殿等主体建筑,二进院落四合院式平面布局,都是清道光年间和同治年间所修缮而成。它是佛山冶铸业祭祀祖师的地方,也是佛山现存唯一的古代手工行业“祖师爷庙”。

国公古庙正门

鄂国公即唐朝开国功臣、后世被奉为门神的尉迟恭,也就是尉迟敬德。国公古庙经过修缮,两侧镬耳上布满彩绘,大门上方的“国公古庙”四字是清代重修时的产物,大门两侧的对联致敬尉迟敬德,上联“夺矟宣威传武烈”讲述其征战生涯得意之作,下联“范金垂法仰神工”则是铁匠行当的赞誉。尉迟敬德为何成了这一行的祖师爷?因为据说他从军之前便是铁匠。
佛山冶铸行业历史悠久,早在明代就成行成市。当时两广地区的生铁顺江而下贩卖至佛山,经炒铸后成为熟铁锭和其他铁制品,再行流通。有记载称“盖天下产铁之区,莫良于粤,而冶铁之工,莫良于佛山”,当时佛山炒铁业、铸钉业、五金业生产门类齐全,有刀、剪、钉、斧、凿、锁、针等数十个品种。
也正因为产业兴盛,禅城多条街巷都以冶铸行业为主,新安街便是其一,是远近闻名的制钉基地。清嘉庆年间,钉行会馆在新安街设立,设址正是国公古庙。当时,佛山冶铸业同行习惯在国公古庙祈福,也会在此拜师收徒、聚会议事。到了上世纪20年代,佛山制钉业已有从业者过千人,产品行销海内外。
短短的新安街如今属于莺岗社区,0.36平方公里的面积里,街巷星罗棋布,有生源大街、新安街、生街、杉街、衙旁街和通心巷等历史街巷。

新安街的蜿蜒小路

这些狭窄街道无法通车,偶有摩托车和自行车驶过。街巷或笔直或蜿蜒,两侧建筑或用青砖、或用红砖。清代镬耳大屋、民国小洋楼、佛山地区的红砖房、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水泥房与马赛克外墙,还有近年来新建的宅子,大家比邻而立,每一步都有不同景致。偶有大树遮阳,树下总有石凳木椅废弃旧沙发可供闲坐。
走着走着便到了鸿胜祖馆,这是佛山现存历史最悠久的私人武馆旧址,是蔡李佛拳的重要会馆,由张炎于1851年创办。它坐东向西,单层硬山顶青砖木架构,竹筒式平面布局。
近年来,莺岗社区的改造一直在进行中。相比过于商业化的岭南天地,它的改造看起来小打小闹,却与原住民构成一种难得的和谐。咖啡馆、餐厅、各种作坊散落于一片民宅间,清幽可喜,既没有破坏社区原有氛围,也让社区得到保护。
塔坡街:佛山的最初
比莺岗社区更古老的是附近的塔坡街,它是真正的“佛山初地”,有“未有佛山,先有塔坡”之说。
如今的塔坡街依然清静,几条老街巷交错,多半是旧时青砖大屋。街口有建筑外墙刷成白色,绘有旧时田园阡陌风光,牧童悠然,上有“佛山初地,牧唱遗风”八个字。

鸿胜纪念馆

塔坡庙与隔小公园相望的鸿胜纪念馆都是近年来重新修缮的产物,青砖镬耳,上有精致彩雕。相比“佛山初地”的身份,塔坡街的清幽可喜更讨我欢心。街边是一户户人家,老人摇着蒲扇走过,或是坐在路边聊天,偶有小店夹杂其中,都带着旧时印记。有一间福禄堂,红窗棂红木门,连铁闸都刷成红色,“福禄堂”的牌匾下方贴着三张红纸,写着三个“信”字。老人坐在屋内的方桌前,戴着老花眼镜帮人写信。也只有旧时老街,才有这样的生意继续存在。
任围:记录传奇岁月
在禅城老街道中,我最喜欢的是燎原路。主路上并没有多少历史建筑,但作为旧式街道,照顾了所有群体,人行道与非机动车车道都相当宽阔,非机动车道与机动车道有一排古榕树相区隔。双向两列榕树向远处延伸,枝叶在路中间的空中参差交错,营造出极美光影。
任围老街区就在燎原路的巷道内,翻新的麻石路面上,青砖镬耳大屋和古朴洋楼各自排开,几列镬耳大屋便是著名的任映坊,另一侧巷弄里的几列青砖大宅则是乐安里。
明清时期,佛山有“三圩六市九头八尾十三沙二十八铺”,任围位于“二十八铺”中的福德铺,是当时佛山纺织业最集中的地区之一。

任围里的洋楼

嘉庆和道光年间,任伟和任应兄弟分别开办纱线商号,经营得法,发迹后盖起镬耳屋和祠堂。任应所建的是任映坊,任伟所建的则是乐安里,因为兴建时都有高大围墙,故称“任围”。
任映坊共有青砖九座大屋,纵横各三座。乐安里的任伟庄宅占地更大,原有住宅、祠堂、花园和一个大池塘,但后三者均已不存。住宅原有二十五座单体建筑,纵横各五座,均采用“三间两廊”式平面布局,硬山搁檩式梁架结构,如今仅余十座。任围四周发散的街道,大都古朴有韵味,或笔直或蜿蜒,其中包括了有新街、上街等在内的舍人十三街。石板路两侧是青砖老房子,尽管距离热闹的燎原路不过数十米,却仍可隔绝喧嚣。
如今的佛山早已非昔日,纺织业的荣光已然消散,但作为万亿GDP的工业强市,它兼具富庶和宜居。从快子路到新安街,再到任围,寂寥老街区里的残存商业印记,也可视为佛山商业传统的见证。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原田海滩欢迎您
原田海滩欢迎您

标签: 中国 北京 香港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原田海滩欢迎您

上一篇:在国际空间站,美国人和俄国人谁吃得更好
下一篇:首批“世界最佳旅游乡村”揭晓:浙江余村,安徽西递村上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