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嘿,你是“露营真香党”吗?

疫情爆发后,远途出行受到限制,短途出游成为了更多人的平替,郊野露营地迅速成为城市人逃离焦虑、享受自然的替代选择。在社交媒体的助力下,露营更是成为年轻人追捧的风尚。
露营为什么忽然火了?从业者如何看待露营兴起的现象?受人追捧的背后,露营圈里居然还存在“鄙视链”?露营,真的“香”吗?

坐落在奉贤区杭州湾畔的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距离上海市中心大约60公里,开车需要一个半小时左右。
它的前身是国营农场的一部分。1954年,上海农垦在奉贤海滩筑堤造田,建立上海市第一家国营农场“奉贤农场”(后改名为“五四农场”),由此拉开了上海沿江沿海滩涂围垦造田的序幕。上世纪90年代末,五四农场和燎原农场的1.6万亩林场、耕田被圈出,打造了这座大型的人工生态森林。如今公园植树达400多万株,是上海市最大的天然“绿肺”。

俯瞰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这里是上海市最大的天然“绿肺”。   视觉中国 图

虽然地理位置偏僻,也不是什么热门的旅游景点,但森林公园仍不乏远道而来的“访客”,临近傍晚,一辆辆私家车开进公园的停车场。
在森林公园的入口处,工作人员熟练地为“访客”进行测温和信息登记。不一会儿,接驳车抵达。客人们坐上车,又朝着森林公园的深处开去。
穿过林荫道,车子停在一片巨大的草坪前。这里就是他们的“临时居所”——一座掩藏在落叶林深处的露营基地。草坪上,一顶顶白色的帐篷像秘境里的精灵屋围成一圈,不远处影影绰绰的火光,有悠扬的琴声,有烧烤的香气……

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的牛路野营帐篷谷。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露营,只有一次和一万次?
有人说,露营只有一次和一万次。今年35岁的张善福应该属于后者,并且他“入坑”已有些年头。
“我出生在农村,从小就热爱大自然。学生时代喜欢爬山、定向越野,那时候经常和几个伙伴上山露营,看看风景,看看星星,非常舒服。”张善福说。
大学毕业后,张善福来到上海工作,工作的忙碌让他不得不搁置了自己的爱好。“上海周边也没什么山可爬,最主要的是大部分人周末都宁愿躺在家里,所以想约朋友一起出去露营很难。”
不仅如此,有了家庭后,城市生活带来的焦虑也愈发明显。“现在城市里的小孩,不像我们小时候那么自由自在,没什么机会接触大自然,什么花花草草,都不认识了。”

城市里长大的人越来越缺少接触大自然的机会。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露营火起来后,许多郊野公园、森林公园都开始建立起了露营基地。各种各样露营产品的出现,勾起了张善福的兴趣。
“看到网上推荐,说这里的露营基地不错,而且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离市区不远,自然环境也很优美。”
张善福为全家订购了一天一夜的露营套餐,根据套餐信息,他们不但可以体验帐篷入住、营地烧烤,还可以在营地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夜探森林,第二天带着小朋友制作琥珀。另外,对于亲子家庭来说,这种“拎包入住式”的露营基地,比起真正的野外露营来说,更加便捷和舒适。
“小朋友玩得开心,大人们也可以放松一下,相比去游乐园,我更愿意选择这样的方式度过周末。”张善福说。

在夜晚的露营地体验烧烤

小朋友在营地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夜探森林。     牛路野营 图

露营,除了吸引张善福这样想要调节生活节奏的都市白领外,也让越来越多爱尝鲜的年轻人趋之若鹜。这些户外经验几乎为零,体验一次便“入坑”的年轻人,在网络上通常被称为 “露营真香党”。
“我是看了一部韩剧《机智医生生活》入坑的,然后和朋友开始买帐篷、买各种设备,体验了三人脚踏板、滑草、看落日,远离日常生活的状态,实在太好玩了。”网友小胡说。
“我也入坑了,难得在周末脱离城市,沉浸大自然里,而且可以动手做各种美食,很有趣,”网友利兹说。
“真香!在露营学习了钓鱼,第一天就掉到了一条三斤鲫鱼,太欢乐了,”网友白云说。
据2021年9月,淘宝联合社交平台Soul发布的《2021Z世代露营式社交白皮书》显示,36.4%的年轻人表示,在体验户外露营后成为“露营真香党”,露营更是碾压密室逃脱、剧本杀,成为了“95后”的最爱。
另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2022年中国露营经济产业现状及消费行为数据研究报告》数据显示,有超一半的中国露营消费者,从综艺节目、家人朋友中获得露营资讯,48.0%从短视频平台获得露营资讯,当前中国露营消费者获取露营资讯的渠道多样化。

《2021Z世代露营式社交白皮书》显示,“95后”更喜欢露营过夜。  

露营圈里,真的存在“鄙视链”吗?
或许在2019年之前,当我们提到露营,大多数人会联想到一个人背着帐篷、睡袋和简单的生活用品,在野外风餐露宿的画面。这是我们对传统露营的刻板印象。
到了2020年初,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出门远行受到限制,很多人开始选择在居住地不远的绿地、公园等地进行露营。这时候,传统露营模式显然不符合人们的需求,大家更追求家庭聚会式的“半日露营”,对娱乐性和舒适度的要求也提高了。于是,“一价全包”的便携式露营开始出现,消费者不再需要自己带帐篷、睡袋等露营设备,对新手来说无疑是“友好”的选择。

2021年的十一黄金周期间,在世博耀华滨江绿地,不少上海市民来到这里搭起帐篷,享受假期生活。  视觉中国 图

而后,伴随社交媒体传播、消费群体的分化,一种被称为引领生活美学方式的“野奢露营(Glamping)”又开始出现。

Glamping一词,就是将“Glamour(魅力)”和“Camping(野营)”结合在一起,最初是为了满足那些寻求野外体验,但又不愿意牺牲舒适或奢华的富有消费者而出现的露营形式。  小红书截图

在旅游从业者眼里,露营不算是什么新鲜事物。
“有研究发现,漂流、野炊、露营、徒步等传统项目,在旅游业的发展史上,从来都没有衰败过。因为它们更贴近自然,在预算方面也更加灵活机动,所以一直以来都有广受追捧。但是在过去,大家不认为露营是个单独的产业,或者说只觉得它是酒店或度假村的附属产品。”拥有多年旅游从业经验的唐伟介绍道。
2015年,唐伟开始投身露营行业,创立了“牛路野营”品牌,在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建立了第一家露营基地。在他眼里,露营是一个充满潜力的市场。
“人就是从大自然里来的。从内心需求来说,人类一直希望与大自然重新建立连接。露营之所以容易让人喜欢上,就是可以勾起身体内的远古记忆。”
在创业初期,唐伟和团队前往日本和韩国等地考察。那里的露营产业已经做得相当成熟,比如现在上海流行的“搬家式露营”, 最早就发源于日本,而韩国提倡的轻奢型露营,在国内一些知名的滑雪场里都有大量的房车营地和帐篷营地。
“早期考虑到大家对市场认知还不足,我们在开发产品的时候,不会做得特别硬核,主要以帐篷、移动房屋为主要的住宿体验,然后搭配烧烤、徒步等服务,也迎合了一些轻奢的理念。”唐伟说。

牛路野营呈现的就是“拎包入住”的便携式露营。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据相关数据统计,2020年中国露营市场规模大约在7000亿左右,每年增长速度为40%,预计未来市场规模5~10年将达到2万亿。国内露营人数达3.6亿人次,其中精致露营占到总露营人数的20%,人群集中于21〜45岁,以年轻一代和年轻家庭占主导。
但不管是“轻奢”、“野奢”还是“精致”,始终包含着一种对高端和享乐的追求。特别是随着各大国际户外品牌相继入驻,露营圈里的“装备鄙视链”似乎越来越显而易见。

2021年7月2日,在上海举行的亚洲(夏季)运动用品与时尚展,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户外品牌。  视觉中国 图

“野奢露营的受众主要还是年轻人,通过高端的装备以及个性的露营形式,从而获得阶层僭越的感觉。从本质上来说,跟买一个路易威登包类似。你用什么牌子,我用什么牌子,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形式大于内容是目前的一个状况。”唐伟说。
但唐伟认为,这是市场发展必经的阶段,不存在好坏之分,至于这样的现象什么时候会收敛,就要看消费者对市场的认同度。
“每一个户外品牌背后都是创始人探索大自然的艰辛和传奇,他们有的可能葬身在了雪山里,或者消失在亚马逊丛林里,还有的毕生为环保事业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据了解,著名户外品牌“The North Face”的创始人汤普金斯是一名户外爱好者,尤其喜爱登山,也是一名著名的环保主义者。品牌的命名就源自于美国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Half Dome”最难爬的北坡,寓意了“探索永不停止”的户外精神。2015年,汤普金斯在智利南部的巴塔哥尼亚高原地区划独木舟时不幸翻沉,掉入寒冷的湖泊中,失温而死。
换句话说,一些户外品牌之所以得到那么多人的追捧和推崇,从本质来说,是因为人们认同它所包含的精神理念,而不是因为拥有一件品牌商品沾沾自喜,也不是为了拿来作为别人面前的谈资。露营文化本身不存在“鄙视链”。

The North Face的品牌概念源自于美国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Half Dome”,寓意了“探索永不停止”的户外精神。   维基百科 图

“社牛症”的年轻人,更爱露营?
人们还是会好奇,“周末经济”的消费方式有很多,与其他的选择的相比,露营到底有怎样独特的魅力?
据《2021Z世代露营式社交白皮书》的调查显示,爱好露营的“95后”大多都展露出了一个共同的个性特征——“社牛症”。这也是当下最火的网络流行语之一,通常与“社交恐惧症”相对,形容在社交方面不胆怯,不怕生,不惧别人的眼光,不担心被人嘲笑,能够游刃有余地沟通。
报告说,大多“95后”都有着独生子女背景,且他们也是第一批在青春期互联网化的群体,对于陪伴和认同有着更为深切的渴望。他们既不想要蜻蜓点水的泛泛之交,也不希望将社交局限在熟人网络中。
于是通过露营,逃离熟悉的城市,走进无压力的自然环境中,和有着“相似爱好”的人进行交流,从而建立起高质量的社交关系。这种“露营式社交”成为当下年轻人最热爱的社交方式。
另外调查也显示,在喜欢露营的“95后”用户中,82%的人体验了至少一种技能,排名靠前的分别为做饭、攀岩、玩音乐、骑行、钓鱼等。多种技能的具备,也意味着有更多的共同话题能便于加深彼此的关系。

“露营式社交”成为当下年轻人最热爱的社交方式。图为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的自然风景。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和其他的旅游产品相比,露营会更加高级一点,但这种高级不是来自于硬件,而是来自于内容——让你先苦后甜。通俗地说,就好比徒步爱好者沿着玄奘之路徒步了上百公里,过程虽然很辛苦,但最后感觉醍醐灌顶,很有成就感。”唐伟介绍道。
唐伟认为探索自我之后,带来的先苦后甜的快乐,更加“高级”,也因此让露营更吸引人。于是从三四年前开始,他避开了“野奢露营”的内卷,转型向青少年户外教育发展,而在“双减”之后,家长培养孩子户外技能的热情也开始上升。
“我们针对家庭用户,每周末开设50多个户外技能的课程,提供给6~14岁的小朋友。通过水上皮划艇、独木舟桨板、攀岩、攀树等等活动,锻炼小朋友综合素质和领导能力。在青户外教育中,我们也会传达一些环保的理念,比如自己携带水杯,减少使用瓶装水等等。

露营精神内核其实是挑战。探索自我之后,带来的先苦后甜的快乐,更加“高级”。 牛路野营 图

“露营精神内核其实是挑战,换句话就是我们想要更好的装备,是为了征服更复杂的环境,我们参加户外运动,对自然的热爱,是一种生活方式,并不是一种功利的追求。”唐伟说。
“这几年听到最多的就是低碳减排、可持续.....随着环保理念的提升,大家越来越追求更自然的生活。所以露营市场一定会更加多元,会有更多个性的用户和产品出现,这也是我们非常乐意看到的。”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原田海滩欢迎您
原田海滩欢迎您

标签: 中国 上海 日本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原田海滩欢迎您

上一篇:首批“世界最佳旅游乡村”揭晓:浙江余村,安徽西递村上榜
下一篇:杭台高铁即将开通,一起去“浙东唐诗之路”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