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散步 | 从青海湖到天峻山:与野生动物相遇

说来惭愧,作为一个有着16年自然摄影经验的人,我此前竟从未去过青藏高原,虽然明知那里是拍摄野生动物的天堂。这可能跟两个因素有关:一,我的自然摄影一向注重“乡土优先”,而把远方暂放一边;二,确实没有多余的时间。
今年9月机会来了,我有一个去青海旅行的机会,行程共6天,扣除一头一尾在路上的,实际在青海4天。这种旅游通常都是跑马观花式的观景,所谓“上车睡觉,下车拍照”,仓促得很,但我还是决定背上沉重的摄影包,心想哪怕是见缝插针拍一点东西也好的。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四天内,我至少拍到了10种自己原先没见过的鸟,此外还拍到了鼠兔、旱獭、岩羊等野生动物。

高原鼠兔 本文均为 张海华 图

日月山下,初遇鼠兔
这次旅行,走的是环青海湖的小环线,即从青海湖东边的西宁出发,先向南,后往西,再经湖的北边回到西宁,沿途主要景点包括:塔尔寺、贵德国家地质公园、青海湖(二郎剑景区)、茶卡盐湖、扎西郡乃神山、天峻石林、金银滩草原等。在这里,我简单回顾一下这条路线,重点介绍沿途所见的野生动物,或许对到青海旅行且喜欢自然观察的人有所帮助。
9月13日,先游享有盛名的塔尔寺。塔尔寺是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占地面积很大,殿宇高低错落,气势宏伟,艺术精品极多。
参观之余,我拍到了3种鸦科鸟类:一为在国内分布很广的灰喜鹊;二为青海常见的红嘴山鸦,这种乌鸦的喙鲜红而纤细,辨识度很高;三是青藏喜鹊。
青藏喜鹊是从喜鹊的一个亚种独立出来的鸟种,看照片,我很难把它与华东地区常见的喜鹊区分开来。回宁波后翻书,方知两种喜鹊的最大区别在于:青藏喜鹊的腰部为黑色(但要在翅膀打开时才能看到),而我国东部的喜鹊的腰为灰白色。

青藏喜鹊,在双翅不打开,看到腰部的情况下,很难跟华东的喜鹊相区分。

后在游览贵德国家地质公园时,夕阳斜照,把原本就橙黄的山峰染得更加鲜艳。几只红嘴山鸦大声鸣叫着掠过山边,黑色的飞鸟映着红色的山岩,分外美丽。
从贵德县城出发前往青海湖,在经过日月山的一个牧场的时候,大巴临时靠边停了一下。高原上空气特别清凉,青青草场上羊群漫步,还有溪水潺潺流过。
我一开始没带长焦镜头就下了车,谁知走了不到百米,忽见前方七八米外的草地上有两三只“小老鼠”在各自的洞口探头探脑。我站住不动,仔细观察。一只胆大的“小老鼠”走出了家门,我才发现,这个滚滚圆的小家伙非但没有脖子,连尾巴也看不见,就像一只超迷你的兔子。呀,这不就是高原鼠兔嘛!没想到就这么猝然相见了。我赶紧悄悄退步、转身,回到车里,拿来器材,再回到原处拍鼠兔。它们还在,不是特别怕人,我只要没有大幅度的动作,蹲下来慢慢拍,就不会惊着它们。

高原鼠兔

高原鼠兔是青藏高原的特有物种,因其吻、鼻部的毛为黑色,因此又名黑唇鼠兔。它们的数量非常多,食草为生,同时也是各类猛禽以及藏狐等中小型食肉兽类的主要捕食对象。
回到车里,我跟大家分享了刚拍的鼠兔照片。大家惊呼起来:“啊,好萌啊!我们怎么没有看到?”哈哈,谁叫你们只顾着拍景与自拍呢?
青海湖畔,水鸟翔集
午饭后,到青海湖畔。说实在的,对于游客众多的湖畔景区,我并不十分感兴趣,而且那里的风景也无甚特别。我带着拍鸟的器材独自漫步,一开始并不抱太大指望,因为已经是9月中旬,在青海湖繁殖的众多候鸟应该开始迁徙了,因此不会见到太多。这里顺便说一下,出于生态保护的目的,青海湖鸟岛早已不接待游客。
一只红嘴鸥在前方的湖面上空飞掠而过。这种鸥,就是大家在昆明滇池畔见过的那数量众多的所谓“海鸥”。春夏期间,它们在青海湖有大量繁殖,秋冬迁往南方越冬。

棕头鸥与红嘴鸥

鸬鹚

跟着红嘴鸥的飞行方向,我马上看到,远处有一群黑色的鸬鹚停在湖中的一个石堆上休息。在岸边,也有很多水鸟在歇息,除了鸬鹚和红嘴鸥,还有一只体形明显比红嘴鸥大的渔鸥,两只羽色金黄的赤麻鸭趴在沙子里睡觉,这场景倒应了一句古诗“野凫眠岸有闲意”。
有一道堤,通往湖中的游船码头。刚上堤,就看到湖边一阵喧哗,原来是一大群鸥在争抢游客投喂的食物。其实,给野鸟随意投食,并不是合适的行为。鸟类如果吃多了高油高糖的饼干,会引起身体不适。
这些鸥都有着红色的喙,眼后有黑斑,粗看之下,我想当然地认为它们都是红嘴鸥。
后来,在相机屏幕上放大照片一看,才感觉不对:有些“红嘴鸥”的喙怎么如此粗厚?这时才明白过来,它们不是红嘴鸥,而是青海湖鸟类的另一个优势种群:棕头鸥。只不过,现在已经过了繁殖期,因此棕头鸥也在换羽,即从繁殖羽(婚羽)换成非繁殖羽,头部的深棕色羽毛已基本褪尽。

棕头鸥

在湖畔,我感觉棕头鸥的数量还多于红嘴鸥。除了喙形不同,两种鸥的眼睛的颜色也是明显不一样的,红嘴鸥看上去是黑眼睛,而棕头鸥的虹膜颜色很浅,近乎透明。
一只凤头䴙䴘(pì tī)在湖面上独自晃荡,潜入水下捕食小鱼。两只野生的斑头雁先在岸边休息,后来也拍拍翅膀飞入鸥群。斑头雁是高原上的常见大雁,不大怕人。
从青海湖出来,前往乌兰县的茶卡镇。中途在一处简易厕所旁停车休息10分钟。就这么短短一会儿,我就加了两个“新”:拍到了白腰雪雀与棕颈雪雀,均为高原草地上的常见小鸟。
天峻山上,邂逅“国宝”
9月15日上午,在有着“天空之境”美誉的茶卡盐湖游玩,湖对面是连绵的雪山。只可惜,卤水湖并不适合鸟类栖息,因此我连一只鸟都没有看到。大家玩得开心,忙着拍照,结果吃午饭的时间被大大推迟。从茶卡盐湖出来,便直奔天峻县。
天峻县隶属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位于青海湖西侧,平均海拔4000多米,自然风光壮美,野生动物繁多。我这次到青海,留下印象最好的也是天峻。

天峻石林

下一个景点,便是天峻境内的扎西郡乃神山。此神山离天峻县城尚有70公里,且后半段的路很窄,因此车子开不快,路上费时甚久。好在沿路的荒野河谷风景极美,几乎每隔两三分钟就会引起车里的一阵“骚动”,大家连连发出惊呼和赞叹。在好几个地方,透过车窗,我都看到有大型猛禽在山顶的天空盘旋,数量不是一只两只,而是动辄十几只。我心里痒痒的,又不好意思喊司机停车。
等到达神山脚下时,已是下午5点多。幸好由于时差的关系,当地天色还很亮。草地上开着很多龙胆科的野花,那花色是典型的高原蓝。好多高原鼠兔就在花丛中挖洞为巢。左前方的电线杆顶上停着一只大鵟(kuáng)。在我举起镜头的那一瞬间,它起飞了。
再转到右边,山顶附近有好多猛禽在盘旋。很快确认,这些都是高山兀鹫,在青海常见。跟秃鹫一样,高山兀鹫都是食腐鸟类,头部无毛,靠吃动物的尸体为生。藏区有天葬的传统,前来取食的鸟,高山兀鹫占了很大一部分。

神山脚下的龙胆科野花

可惜,没拍多少时候,天色渐暗,只得返程了。16日上午,去天峻石林景区。虽名为景区,但跟扎西郡乃神山一样,没有围墙、大门,自然也不收门票。天峻石林离县城较近,开车不用30分钟即可到。一下大巴,我无心多拍壮伟的石林,而是走进一片平坦的谷地,注意寻找两边山上的动物。首先看到的,是好几只高山兀鹫,它们庞大的身影在深蓝的天空盘旋,似乎在搜寻什么。
忽然,我注意到附近还有一只头部黑色的大型猛禽在飞,拍下来一看,却完全不认识,凭感觉也是兀鹫的一种。事后才确认是胡兀鹫(我拍到的是亚成鸟,故头部黑色,成鸟的头部为黄白色),那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国宝”级的鸟类。
所谓胡兀鹫,就是“长胡子的兀鹫”的意思,因其嘴下挂着一撮黑色“胡须”而得名。这种鸟有个独特的习性,就是最爱吃骨头,会把牛羊的大骨头从高空扔下来摔碎了再吞食。

胡兀鹫

高山兀鹫

“快看,山上有一群羊在走!”身边的同事说。
“哪儿哪儿?我怎么没看到!”可能是我太着急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到这一群岩羊。岩羊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当地比较多见,它们可以在陡峭的山坡乃至悬崖上如履平地。不过,它们的保护色实在是好,几乎与山岩、灌木融为一体,如果它们不走动的话,可真难发现它们。

岩羊

在拍摄岩羊的时候,我们才注意到,在半山腰的一处由巨石围成的阴影里,有大群的高山兀鹫围在一起,应该是在聚餐。几只小个子的红嘴山鸦在庞大的高山兀鹫周边乱飞,似乎也在寻找下嘴的机会。
正拍得起劲,附近的人却已在催着往回走了。我恋恋不舍,磨磨蹭蹭走在最后,就在上车之前,忽见头顶又有一只深色的大型猛禽飞过。赶紧将它拍了下来,然后才上车。这是什么猛禽?答案直到回宁波后才揭开,万万没想到,它居然是金雕,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天峻之旅结束了,当大巴发动的时候,才发现少了一个人:摄影大师胡老师不在车上。等了一会儿,才看到他急急走来。一上车,胡老师就说:“这里风景太美了,不知不觉走远了,返回时遇到一个好心的放牧的藏族小伙子,他让我坐他的摩托车回来。”胡老师还说,小伙子告诉他,这一带连雪豹都有,不过很罕见,而棕熊与狼则相对容易看到。这年轻人甚至还自告奋勇,要带他去附近找狼!

喜马拉雅旱獭

地山雀

然后,我们在青海湖之北一路向东,中途在附近草场及海晏县境内的金银滩草原短暂停留,我拍到了喜马拉雅旱獭,以及一种在草地上觅食的山雀:地山雀。这是我此次青海之旅最后“加新”的鸟种。当晚,回到西宁,结束青海之旅。
(本文作者张海华为媒体人、博物作家,曾出版科普类作品《云中的风铃》、《夜遇记》等。)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原田海滩欢迎您
原田海滩欢迎您

标签: 中国 德国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原田海滩欢迎您

上一篇:“格聂之眼”还是要修栈道,这次给出三套方案
下一篇:我国成立首批国家公园,什么是国家公园?国家公园如何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