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动物园才是好动物园?以广州动物园为例

9月底,受中国林学会自然教育师培训活动的邀请,我从深圳来到了广州,这次的培训地点定在了广州动物园。课程在开班仪式当天晚上,白天的时间就留出来逛动物园。
广州动物园的前身是1928年国民政府在中山四路建立的永汉公园,1955年5月正式命名为广州动物园,1958年正式落成开放,与北京动物园、上海动物园并称为中国三大动物园。动物园占地面积42公顷,地处市中心区,地铁五号线动物园站下来就可以走到,离广州站、广州东站都不远,20元的门票也是非常低廉又平民的价格。
有个日本动画片叫《白熊咖啡馆》,里面的主角们是一群在动物园上班的动物,这个设定很黑色幽默,也很真实。去动物园看动物,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去看动物上班,能看到哪种动物也得碰运气,有些可能躲在角落休息没出来营业。这次能看到哪些动物就得看我的人品了。与我同行的是在广州做自然教育的小鹿老师,她对园里的环境比较熟悉,一边逛一边和我介绍着园里的情况。
广州动物园有三个湖,分别是仙鹤湖、雁鸣湖和观鹭湖,在不同的湖区有不同的鸟类。在仙鹤湖,我看到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枕鹤。白枕鹤眼周一片都是红色,所以又被称为红脸鹤、红面鹤。在另一旁的是同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丹顶鹤,正在取食木桩上放置的食物,在它的后方,站着一只“鸟视眈眈”的夜鹭。再往旁边看,还有好几只夜鹭。

仙鹤湖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枕鹤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丹顶鹤

夜鹭

小鹿老师告诉我,动物园的夜鹭都是从外面飞来的“不速之客”,常常在动物园偷其他鸟类的食物,还会偷丹顶鹤和银鸥的蛋。可是动物园又不能把它们赶走,于是饲养员们只好为它们额外多准备一份食物,让它们也吃饱,不去打扰其他动物
动物园还有很多类似夜鹭这样的不请自来的“外援”鸟,这让广州动物园成为一个不错的观鸟点,每年的爱鸟周在动物园都有相关的活动,为公众科普观鸟和鸟类相关的知识。
在仙鹤湖区域还有火烈鸟(红鹳)和东非冕鹤。这两种鸟因为颜值高,相对容易饲养,几乎是动物园的标配鸟。

火烈鸟

东非冕鹤

再往旁边走,就到了雁鸣湖区。可能是因为天气好,雁鸭们也愿意出来活动,一只只铺满了湖面。其中黑天鹅数量最多,据说黑天鹅是动物园的湖中一霸。其他的还有大天鹅、黑颈天鹅、鸿雁和斑头雁等等,鸟儿们看起来都非常健康,行动灵活。在雁鸣湖的湖中央做了一些人工浮岛,让鸟儿们多了一个停歇的场所,不至于太单调。

雁鸣湖

 雁鸣湖的鸟类

大天鹅

斑头雁

在雁鸣湖畔有一条自然教育径,设置了一些可以互动的展板和望远镜等设施,有观察小型动物的足迹、皮毛、便便、动物巢穴等动物的踪迹的自然探索区,有可以通过望远镜和肉眼观察的自然观察区,还有介绍园区常见植物的植物生态科普区。
我将这条路选为了夜间带培训学员做昆虫夜观的点,但是遗憾的是动物园需要依照绿化标准喷药,导致园里的昆虫种类数量都很少,加之不能使用多个手电和闪光灯,综合下来并不是一个很适合观察昆虫的地点。

 自然教育径的自然探索区

自然教育径的自然观察区

自然教育径的植物生态科普区

雁鸣湖的后面是观鹭湖,这里又有动物园的标配鸟——鹈鹕,饲养的主要有白鹈鹕和粉红背鹈鹕,在湖中央游荡。

观鹭湖

白鹈鹕

笔者去过不少国内外优秀的动物园,动物园的常见动物重复率很高,所以对我来说,看动物并不是我去动物园的唯一目的。我更在意的是动物园的展示和设计。
优秀的动物园,除了动物养得好,相关的展示做得也好,知识信息准确,表现的形式也有趣。此外就是良好的动物福利。
在过去,很多动物园都没重视动物福利这方面,导致很多动物在动物园狭小的空间里生活,出现了很多心理问题。我们常常在动物园看到沿着固定来回路线走动或者自虐自残的动物,就是因为这些心理问题导致了这样的刻板行为。而今,越来越多的动物园开始通过丰容等手段提高动物福利。
丰容是一个动物园领域的专有名词,指的是在圈养条件下,通过一系列措施丰富动物生活情趣,满足动物生理和心理需求,促进动物展示更多自然行为,提升动物的幸福感。
我现在看到的广州动物园,正是丰容工程后的产物,这项工程从2018年延续至今,由动物园的工作人员协同社会志愿者共同完成。此外,动物园的展示和标牌都做了一系列提升,我在逛动物园时,明显感受到了这种用心,从配色到设计到展示方式都超出预期。就连厕所都设计得很有特色,不同区域的厕所都是按区域附近的动物来设计的。

广州动物园的鸟类飞翼科普展示

广州动物园的狐猴跳跃距离展示

广州动物园的厕所设计

值得一提的还有一点,在2017年9月1日,广州动物园关闭了动物行为展示馆,结束了长达24年的动物马戏表演。据说之前有诸如猴子走钢丝、黑猩猩打鼓、鹦鹉骑车等马戏节目,给很多人的童年留下了难忘的回忆。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观念的进步,人们开始意识到动物并不该被人类这样取乐。动物园核心工作是科普教育与动物种质资源保护,训练动物为人类表演节目是一种残忍又自私的行为。广州动物园取消动物表演得到了社会的广泛支持,从一个侧面说明游客的观念也在进步。
顺着湖区走到灵长类动物展区,在这里还未见到动物,就传来了高亢悠扬的叫声,一群群,一片片,连续不断。这种热闹的场面除了长臂猿也没谁了。
古诗中常提到猿鸣,在当时长臂猿的数量还相当可观。而今,因为栖息地碎片化,长臂猿数量急剧减少,成为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之一,在野外能听见猿鸣都是一种奢侈。在广州动物园饲养了白眉长臂猿和北白颊长臂猿,我现在所听到的就是它们的大合唱。在长臂猿展区有一组长臂猿形状的立体合影装置,其中最小的一个头被填充了。小鹿老师告诉我,因为之前有小孩合影时把头卡在了里面,后来为了防止此类危险发生,索性就封了。小朋友们是动物园里的主力客人,除了考虑动物,也得考虑小朋友的人身安全。

长臂猿

长臂猿展区的合影装置

园区还有很多不要投喂动物的提示,在各个动物展区以各种可爱的设计出现。反复提醒,大概是因为投喂动物的现象真的很严重吧。
喜欢去动物园投喂动物也许是人们希望与动物互动的本能驱使,但是,这种表达喜爱的方式起到的是反作用。在动物园,每种动物的饲料都有严格的标准,每种动物喂什么、喂多少,都有精确的计算和考量,饲料从采购到制作都有一系列规范的流程,才能确保动物的饮食健康。胡乱投喂动物会破坏动物们正常的饮食习惯,带来卫生安全上的隐患,严重时甚至会导致动物死亡。也许是因为广州动物园无处不在的不投喂和投喂罚款提示,我今天游园并没有看到投喂动物的,说明多提醒还是有用。

不投喂动物的提示

在灵长动物区,黑猩猩的地盘像个豪宅,有假山,有瀑布,有软梯,甚至有仿真的人工蚁冢。几只黑猩猩或爬上爬下,或静坐托腮,看上去十分健康。
但是,在这个区域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直觉上就能感觉到,有一只黑猩猩不喜欢我的长焦镜头,警惕地盯着我的“大炮”。过了一会它去掰了一截木头,左右摇晃预热,一会又停下来,趁我们不注意,像掷铅球一样把木块扔向了我们,木块飞过了围栏,幸好没有砸中人。过了一会它又去找木块了,还把木块掰成了几块,继而四处走走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过了一会又突然将手中的木块朝我们投掷过来。到了第三次,木块换成了石头,直接扔到了一名游客的脚下。这时候工作人员出来劝我们离开,我们赶紧走出这片区域。

黑猩猩展区

黑猩猩(后面是人工蚁冢)

后来听另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才知道,这只黑猩猩的确不喜欢拿着相机的人。因为之前有类似的游客投掷和这样投喂过它,导致它对这些特征的人产生了不好的印象,也学习了这种行为。其实在黑猩猩区域就写着关于黑猩猩投掷石头的提示。很遗憾因为个别游客的不文明行为让我也间接失去了黑猩猩的好感,安全起见我还是不要再拿着相机围观它们了。
除了黑猩猩和长臂猿,灵长动物区还有猕猴、豚尾猴、川金丝猴等多种灵长动物,总体来说笼舍和环境都挺干净卫生。因为它们和人最接近,智力上也相对发达,所以针对它们的丰容设施会更多一些,有各种自制的玩具供它们打发时间,针对食物也做了丰容,把食物藏在一些特制的容器,让它们没有那么轻易能获得食物,不至于太懒散。
灵长动物附近是猛兽区,大熊猫、小熊猫馆也在附近。听说广州动物园的小熊猫养得不错,可惜今天它们都没出来营业,没有看到。大熊猫在哪个动物园都是贵宾待遇,在这里也不例外,今天上班的有一只,背对着我们啃竹子。
绕了一圈以后我又走回仙鹤湖,从仙鹤湖走到附近的两栖爬行馆。这个区域可圈可点的是除了国外常见的观赏种类,还放了一些中国以及广州本土的两栖爬行动物,比如说本地常见的花狭口蛙、白唇竹叶青。我觉得各地的动物园中,展示本土动物是天时地利人和的选择,实际上很多人都不认识本地的常见物种。因为地理条件,在本地饲养本土物种也相对容易很多,配上相关的科普知识,就是非常好的本土自然教育。

两栖爬行馆

两爬馆的蛇类科普

两爬馆里有很多关于蛇类的实用科普,比如说怎么分辨有毒蛇和无毒蛇、毒蛇咬伤如何急救,广州本地有哪些毒蛇等等。在这里看到了漂亮的绿树蟒,还有广东本地也有分布的眼镜王蛇。舟山眼镜蛇的笼舍还模拟了农家和废弃旧宅的环境,让人身临其境。

舟山眼镜蛇的笼舍设计

再往前走,就可以看到一个动物地震科普馆,之后就到了一个科普长廊。这里主要是展示了动物的系统分类和进化。走过科普长廊有一个动物大学图书馆,这里是广东少儿图书馆在广州动物园的分馆,里面有很多动物主题的少儿读物,读者可以在里面休息和阅读。在这里还会定期开展一些针对公众科普的讲座。
在图书馆外,我看到了一些昆虫旅馆。昆虫旅馆用自然材料拼接而成,有不同直径的孔洞,可以提供场地让昆虫栖息、繁殖和越冬,增加昆虫的多样性,尤其是一些传粉昆虫。

科普长廊

广州动物园的少儿图书馆

昆虫旅馆

现在也有很多人反对去动物园,动物园的确不是动物们真正的家,它们的最佳环境仍然是在野外的原生环境。可是,如果没有动物园的话,又如何让小朋友们学习和认识动物呢?书本上、纪录片上看到动物总是抽象的,亲眼看到动物的一刻,认知才变得立体而清晰。
现在有不少家境好的小朋友很幸福,小小年纪就可以跟着家人去中国的自然保护区,去非洲、去热带雨林看自然状态下的野生动物,但是这种幸福并不是每个小朋友都可以拥有。对于很多家境平平的小朋友来说,动物园仍然是无可取代的体验。
对我而言,如果小时候没有去过动物园,也许我长大以后不会选择读动物学。在这个世界上,矛盾的东西太多,很多时候都在取一个平衡。广州动物园让我看到了城市动物园的潜力,看到了对动物福利的关注和改善,也看到了动物园对于大众科普起到的积极作用。在动物园看到了很多和我小时候一样喜爱动物园的孩子们,在他们中间,就潜藏着未来的动物学家。
(本文作者三蝶纪系科普作家,著有《酷虫成长记》《常见海滨动物识别手册》,沉迷观察记录生物多样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原田海滩欢迎您
原田海滩欢迎您

标签: 中国 北京 上海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原田海滩欢迎您

上一篇:一千多年前,法显是怎么在阿富汗旅行的?
下一篇:像我这样一个爬树的女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