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在福州百年船政遗址上,他们造了一所“船”的书局

福州,自古以来,便因善于造船和用船而闻名遐迩。这里也是我国船政文化的发源——1866年,左宗棠在这里创办了福州船政局,同年,中国的第一所海军学校“马尾船政学堂”成立,福州马尾由此成为了近代中国海军的摇篮。
今年6月,在马尾造船厂的旧址上,一座以船政文化为主题打造的书局——“船政书局”诞生了。设计团队通过老建筑改造,将“船舱”和“书局”元素融合在一起,以此呼应百余年前的“造船与造才”,同时通过老建筑活化利用,让船政工业遗产焕发新生,传承和展现福州的百年船政历史。

澎湃新闻私家地理栏目专访万境设计创始人、设计总监胡之乐,一起揭开“马尾船政书局”的前世和今生。
位于福州马尾造船厂旧址内的“船政书局”       万境设计 WJ STUDIO  视频(02:02)
马尾,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所海军学校
马尾,位于中国沿海的闽江入海口 , 是福建的海上门户。谈起马尾,不得不提到中国历史上一位重要的人物——晚清政治家、军事家、洋务派代表人物左宗棠。
19世纪中后期,在经过两次鸦片战争的失败,以及太平天国的打击之后,清朝内外交困,一部分晚清官僚开始认识到西方坚船利炮的威力。为了解除内忧外患,实现富国强兵,维护清朝统治,“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拉开了轰轰烈烈的序幕,各新式工厂接连拔地而起。
在所有的工业兴起中,推动设局造船最有力就是时任闽浙总督左宗棠,因为他担心“西洋各国持其船炮,横行海上,以彼之有傲我所无”,因此坚信增强海上军事实力,必不可少。

福州船政局      维基百科 图

1866年,左宗棠在位于福州马尾中岐乡一带创建了福州船政局(“船政 ”是晚清时期对造船、修船、驾船及相关事务的统称),首任总理船政大臣由沈葆桢担任。船政建设初期,还雇佣法国人日意格、德克碑为正副监督,组织外国技术团队,协助中方设厂、造船。福州船政局的规模之大,设备之齐全,工人人数之多,在当时的东亚堪称一绝。

船政学堂   马尾长安网 图

在造船的同时,福州船政局还非常注重培养船政及海军人材。1866年,沈葆桢在福州马尾港开设了第一所海军学院,又称福建船政学堂,被誉为是近代海军的摇篮。

第一艘千吨级兵商舰船“万年清”号。

也是在这样严格的教学和监督下,福州船政局的造船技术飞速进步,创造了诸多的历史第一:第一艘千吨级兵商舰船“万年清”、第一艘远东最大巡洋舰“扬武”、第一艘铁胁船“威远”、第一艘钢甲舰“平远”、第一艘钢甲鱼雷舰“广乙”、第一艘猎雷舰“建威”、第一艘折叠式水上飞艇等等。

2005年,马尾造船股份有限公司对船政绘事院进行保护修复。工程竣工后绘事院与轮机厂一起作为马尾造船历史陈列馆开馆。   视觉中国 图

打造一所“船”的书局
一百多年过去,如今的马尾港已被打造成为一个以“船政文化”为主题的综合旅游景区。“船政文化旅游”也正在成为福州一张新的旅游名片。
胡之乐和团队参与设计的“船政书局”就位于福州市马尾区船政文化广场内,该建筑原来是马尾造船厂的机装课仓库。改造完成后,船政书局占地1203平方米,藏书15300多册,其中,船政方面书籍约800册。

船政书局的俯视图和正面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走进内部可以看到,设计师将整个书局想象为一艘在海中航行的“方舟”,借由传统船舶的空间布局,形成了多元而丰富的空间组合。
仓库原来的单层空间改造成为带夹层的双层空间,一楼作为阅读与展示的区域,引导人们进入知识的海洋。在二楼,设计师通过“甲板”的设计,打造了一个休闲与活动的区域,邀人登上“船首”后,可以在一个开放性的空间中停留与思考。两层之间的大台阶,不仅成为了连贯上下的通道,也是一处阶梯状的活动空间,丰富了室内的使用功能。

仓库原来的单层空间改造成为带夹层的双层空间。

大台阶也可以作为活动空间。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方舟”的中庭,是整个书局的核心。走进其中,最令人震撼的是悬浮在头顶之上的巨大黑色船舶骨架它不但增加了空间的历史厚重感,顶部黑色的镜面装饰又像水面一般,将一切倒映其中,让人有一种时光倒转的错觉。中庭之下,设计师利用可移动的书架,构建出了一个满足阅读、展示等多种场景的复合型图书室。

“方舟”的中庭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与前面的开放空间不同,“船尾”的圆形阅读区是一个较为封闭的“船室”,之所以这么打造,是因为设计师希望为喜欢安静的读者,保留一片独立的阅读空间。

“船尾”的圆形阅读区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除了类似船舶的空间布局外,船政书局内还有很多“船”的元素,比如造船的零件、船舶上的栏杆、钢梯以及货箱,都以现代化的手法被重现,将船政文化渗透进了每一个角落。

船政书局内“船”的元素。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用设计师胡之乐的话来说,船政书局是福州马尾船政文化的输出点,也是它的落点。通过设计,空间可以拥有更完善的文化表达。它不仅是一个书局,更是一处精神空间。

胡之乐,万境设计创始人兼创意总监,作品屡次获得国际知名建筑奖项,包括德国设计GDA大奖、AD100、世界建筑节 WAF/INSIDE、德国 ICONIC、日本Good Design 等。2021年9月,受邀担任伦敦OPAL地产设计奖评委。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以下为专访内容:
澎湃新闻:将老船厂仓库打造为一个阅读空间,它改造的优势是什么?你们设计的重点在哪里?
胡之乐:我们这次改造的对象,是一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遗留下来的马尾造船厂机修车间,去看的时候,它已经是处于一个废弃状态了。
船政书局,之所以叫书局,是因为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店,它更像是一个集阅读、教育、文化展示等功能为一体的公共空间。因为老建筑本身拥有一个仓库式的桁架结构,而且是单层的,所以对于公共空间来讲,它有足够的容纳空间,这是很好的优势。后来在改造过程中,我们又把它升高了,阳光可以从两边的窗户透进来。其次,老建筑旁边有广场又有其他的业态,具备很好的空间联动性。

船政书局,是一个集阅读、教育、文化展示等功能为一体的公共空间。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在改造过程中,我们最大限度地把它原来的结构保留了下来,包括室内的墙面,我们也没有过度地去做第二层装饰,而是用洗墙灯,把内部建筑展现出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又给所有使用的可能性留下了空间,比如屋顶横梁上可以安装投影,这样大台阶就可以形成一个很好的聚会空间,小型的讲座也可以在这里开展;在中庭的部分,书架是可以转动的,这样可以根据使用目的来进行变化。
书,对每个人的意义不尽相同,有的人买书是为了获取知识,有人买书是把它作为一个精神依托。你还会发现在大城市里,书店常常成为人们生活里的“第三空间”,是一座城市的精神文化象征。所以我们希望把船政书局打造成整个园区的一个“注脚点”,或者说一个“精神所属”。在这个空间里,我们投放任何东西,每一个细节,一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把船政书局打造成一个“精神所属”。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澎湃新闻:作为福州船政文化的新地标,你们在设计里融入了很多“船”的元素,甚至把一个船架放在整个建筑空间的中央,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创意吗?
胡之乐: 这只船舶骨架是参照福建船政局建造的第一艘蒸汽军舰“万年青号炮舰”制作的。这艘船的结构是全木质的,靠蒸汽驱动,是中国第一艘近代化军舰。为了制作它,我们去船政研究所查阅了大量的资料。
按照我们最初的设想,我们希望用更加艺术化的手段去处理这只船舶骨架,用发光亚克力来呈现,实体的船架用一种通透的形态隐喻了逝去的时间,不但能承担整个空间的照明,还能作为精神所属的象征。不过最后这个想法没有完全的落实,是一个小遗憾。但我们希望,大家走进书局,抬头看到船舶骨架时,能感受到“历史的时间轴”,沉浸在一个充满画面感的氛围里。

船舶骨架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澎湃新闻:近几年,老建筑改造项目不断涌现,但有人会好奇,老建筑焕发新生就一定要通过设计成为“网络爆款”、“网红打卡地”吗?您怎么看待“把老建筑打造成网红建筑”这个现象?
胡之乐:如今大家都习惯这种社交媒体的传播方式,迅速产生话题,引起更多人关心,从这个思路来讲,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从设计师的角度来讲,建筑好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空间的生命力和内容的吸引度。
我们现在城市最大问题就是同质化越来越严重,许多经济发达的城市变成了“文化沙漠”,在业内,我们还有一个词叫做“设计繁殖”,换句话说就是所有的驱动都要求我们做一个“标准化”的东西,因为它的繁殖是最快的。但从城市角度来讲,城市需要有自己的文化,这样才能让我们解读到它们的不同,而且中国那么大,历史那么长,文化那么丰富,保留差异性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从理念上来说,通过改造把老建筑保留下来,对现代城市来说非常重要,是城市文化复兴的基础。但这同时也要求我们在老建筑改造的项目上,要有严谨性,尤其是对于历史文化建筑,更要严谨。大家来到这里了解过去的时光,了解一段逝去的历史,设计师需要更准确地传达这些信息。
另外单体的网红建筑,短时间内可能是吸睛,但时间久了后,当你没有足够的内容保证它长期存活时,它又会“死掉“,所以我们不能一味地求新,一味地追求形式感,而要从规划层面看问题,从一个顶层的城市逻辑去思考,这样我们才能知道老建筑在这座城市里的意义是什么,才能真正改造它。澎湃新闻:您认为在改造过程中,设计师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胡之乐:老建筑产生于不同的时期,具有不同时代下的建造工艺以及时代的特点,需要更为真实地看待它的过去以及当下的时代需求。所以在没有想清楚怎么使用它的时候,盲目展开设计,这就是对建筑的一种破坏,对空间的破坏。
一个好的设计师可以更加明白,怎么去把老建筑的空间合理地运用。因为在老建筑改造的整个链条里,做决策的人有自己的利益导向,但设计师的工作是真诚的,他可以结合技术进行综合判断,知道怎样才能更好地对待空间。

 老建筑就像一件艺术品,需要被温柔对待。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我们过去经常讨论一个议题,就是“房子”与“建筑”的区别:房子是生活化的,而建筑的意义更带有精神属性。后来,我们的生活方式被细分化了,承载着各种各样功能的建筑开始出现,比如展览馆、美术馆、咖啡馆等等,还具有不同时代的特征。所以当我们回过头来再去还原它时,并不应该只是停留在形式上的还原,而是要真正地解读它,寻找当下时代它存在的真正价值。

建筑的意义更带有精神属性。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澎湃新闻:那您觉得要让老建筑焕发生新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胡之乐:福州是一座拥有独特文化的城市,包括当地的方言、饮食文化,还有福州老城区的历史韵味。在福州的时候,我经常也会和当地的居民聊天,偶尔也会听到他们感慨说,唉,好可惜啊,现在已经没有小时候的感觉啦。

时代发展很快,物质生活也越来越丰富,但同时我们也在失去一些从前的记忆。 万境设计 WJ STUDIO   图

我们现在谈为什么老建筑会“死去”?其中最大的因素还是生活方式和文化的断层——这是导致老建筑失去“营养”的主要原因。举一个例子,我有一个浙江金华的同学,他家就住在金华的老街上,下面是商铺,上面是居民住宅。住在那里,你会发现每天早上,街上就开始热闹起来,包括晚上,都有不同的景象,因为那里仍被人们使用着,街上的老建筑很有生机。
所以在我看来,老建筑焕发生新生不应只看待一个片区的改造,更应该结合城市来看待它的发展,也更不应该只把老建筑作为一种商业步行街模式来发展。当人们已经忘掉了老建筑过去的功能和意义,文化和生活发生断层,老建筑只剩下一副“躯壳”,“打强心剂式”的改造到底是好还是坏?是值得思考的。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原田海滩欢迎您
原田海滩欢迎您

标签: 中国 日本 教育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原田海滩欢迎您

上一篇:这个理想中的完美动物园,苏黎世想要造出来
下一篇:在伦敦,有家给老布偶“看病”的博物馆

发表评论